夢境中,路標從遠處慢慢靠近,現在的它變身成一個頭戴高帽的俠客。   起初史蒂芬並不覺得害怕,只是疑惑,為何他會朝自己接近,目不轉睛地盯著自己 看,不一會又匆匆掠過。   然後是馬路標線,它們從路面掙脫束縛,扭動著,像一條條不安於世的繩索。   沿著幾無止境的白牆前進,裡頭無月無光。   沿途只見更多高帽俠客經過,他們佇立不動,直到其中一個開始執起繩索,像西部牛 仔在頭頂打了幾個迴圈,擲出!   他試圖用繩索將史蒂芬套住,史蒂芬將方向盤迅速打個轉,巧妙躲過!   跟著又是幾次突襲,他左躲右閃,駕駛技術高超,像賽車手,然說時遲那時快,正當 他還陶醉在飄移的快感中時,眼前一對明亮頭燈突然襲來!   猛地回過神,他才發現自己正開在逆向車道上,眼前衝來一台大卡車,史蒂芬迅速將 方向盤回正,甩回原先車道,與來車擦身而過!   米蘭從晃動中驚醒,「怎麼了。」她揉揉眼睛,一臉惺忪。   「真的不行了。」史蒂芬戰敗似地道。   米蘭拿起手機,「離下個城鎮只剩3公里,等等進城再找個路邊停一下,睡個兩個小 時再走吧。」   「好。」史蒂芬打了個呵欠。   再撐一下,開進小鎮,便在加油站旁找到一處停車格熄火。   https://imgur.com/9xLB2Dh   凌晨兩點。   「凌晨兩點?」米蘭疑惑,「我手機怎麼顯示是三點?」   「我的還是兩點欸。」史蒂芬將螢幕展開道。   「啊,應該是夏令時間(*註一)吧!」米蘭想了一下這麼答,「你的手機應該是沒 有自動更新,要記得調一下喔。」   「喔,」史蒂芬聽完迅速將椅背放倒,找了個最舒服的角度躺下,「那這樣是不是代 表本來可以休息兩個小時,現在只剩一個小時了。」   「對。」   血淋淋的現實,他感到一陣痛苦。將車窗開出些微縫隙便卸下眼皮的沉,昏睡過去。   而後不知道過了多久,「欸,你起來一下。」米蘭突然將他搖醒。他看了看手機,才 睡不到半小時。   「怎麼了?」   「剛剛有個奇怪的人一直往我們車裡看,好像還想伸手進來偷東西。」   「偷東西?」史蒂芬看向窗外,「沒看到什麼怪人啊。」   「我是等他走了才敢叫你起來啊,」米蘭緊張兮兮地說:「我們還是先離開好不好, 不然他等等拿武器回來敲我們的車窗。」   「妳會不會想太多,」史蒂芬不以為意,但還是伸手摸向鑰匙,發動引擎,匆匆離 開這個連名字都不知道的小鎮。   睡了半個小時,雖然效果比早先那份麥香魚要好一些,但這也只支撐了一個小時,公 路便又開始動了起來。往後又是斷斷續續的休息與上路,直到早上七點。   https://imgur.com/SspJxN6   此時已是連續駕車的第17個小時。   車子剛開進新南斯威爾的大鎮德保(Dubbo),離目的地還有358公里,4個小時。   他的精神正處於相當萎靡的狀態,倒是米蘭在副駕駛上睡了整整一晚,一臉神清氣爽 。   「你看起來還是很累欸,等等出市區有直路,我再幫你開一段吧。」她說。   「好。」史蒂芬打了個呵欠道。   離開德保,一條大路當即出現,大路盡頭埋在地平線一端。史蒂芬滿懷感激地望著, 多希望它能就此通到世界盡頭。   鬆開油門將車往路肩停去,迅速和米蘭交換位置。   副駕駛,史蒂芬看她放下手剎車,輕輕踩下油門,車子也安穩開動,在確定一切安全 無虞後,便放下緊張的心。此時的他還未感到任何不妥,只是自顧自睡著。   約莫半小時過去。   「史蒂芬!」米蘭突然尖叫!   他猛地驚醒,驚見車正以時速140公里疾馳在公路上,「哇靠,妳開那麼快幹嘛?」   「煞車,車子的煞車踩不下去啦!」米蘭猛力踹著煞車,想將它踹斷,但車速不僅沒 有減緩,還在持續增加!   「不要再踩油門了。」   「我沒有踩啊!」米蘭大叫,為了證實自己自己沒在操控車輛,乾脆將手放脫方向盤 。   「方向盤抓好!」史蒂芬朝她大吼。   米蘭震震,趕緊抓回方向盤。前方迎來一個十字路口。   下個剎那,不知是從何而來的靈感,米蘭在經過十字路時猛地將方向盤往左打,逆天 地甩了個彎!   而這一甩,又是另個生死瞬間,米蘭並未轉到正確車道,遠處一輛百噸級貨卡猛按喇 叭,像隻餓壞的鯊魚迎面撲來!   「逆向,逆向了!」   史蒂芬下意識伸手朝方向盤扶去,千鈞一髮之際,小車與貨卡猛爆的喇叭聲擦肩,回 到順向車道,而米蘭踹了大半天的煞車也總算在這時回神。   車子咻咻地緩下,往路肩靠去。   死寂。   史蒂芬喘著氣。經上次被子彈擦過,和昨晚一路飄移,到現在已經是第三次差點直朝 地獄駛去了,   他望向米蘭,「妳怎麼了,不開心嗎?」他問,然這話雖然是朝米蘭說,事實卻是對 著曼曼問,他想知道是不是因為把車丟給米蘭開,她不開心了。   在米蘭那邊,她指了指煞車露出無奈表情。至於後座則是咚的一聲,他的行李箱被突 然打開,物品撒落一地。   「好吧,知道了,換回來就是了。」史蒂芬嘆口氣。原先還昏沉的精神,經過剛剛那 一衝,一甩,一踹,可比睡滿整整8小時還清醒了。   米蘭鬱鬱坐回副駕駛,史蒂芬則看了看前方也無風雨也無晴的無限大路,長舒了口氣 將車子重新開動。   下午一點,經過導航上最後一個小鎮─特莫拉(Temora)。   離朱尼只剩50公里,雖然對今天是否還能上工他們已不抱任何期望,但開了將近24小 時的車,總不可能因為沒有準時抵達,就把人趕回已經遠在1200公里外的農場吧。   抱著這樣些微僥倖的心態,史蒂芬和米蘭並未提及任何關於工作的事,沿途只是說著 些無關緊要的閒話。   正當聊得起勁時,「欸,等一下!」米蘭突然叫住史蒂芬。   路邊這時突然走出了一隊牛群,準備穿越馬路。   「這是怎樣?」他輕輕踩上煞車。   幾隻黑毛牛轉頭瞧向兩人,一臉波瀾不驚,他們也瞧了回去。   四目交接完牠們又慢條斯理地動身朝馬路另端走去。   這群牛就像一池春水上,靜靜飄散的漣漪。   漣漪飄得很慢,慢到雙邊車道排了一長列車,還霸佔著不離開。   https://imgur.com/AMenBVy   一隻黑毛牛甚至就地在馬路中央趴下打盹,渾然不知四周個個都是在等牠們過完馬路 的人們。   這些牛看來是徹底繼承了澳洲人又懶又樂天的個性。   好一陣子過去了,車隊越排越長,也聽不見一聲喇叭按鳴,後頭幾個大漢走下車甚至 不是試圖趕牛,是靠著路樹和陌生人聊天。   史蒂芬忽然感到一陣好笑。   搖下車窗,風拂來樹影婆娑,搖曳著和煦。日光灑落,與人,與牛交會成一張澳洲專 屬的慵懶風景。   他靜靜看著,路中間那頭牛盹了約莫一個世紀,到牠睜開眼,站起身的瞬間,後方立 時傳來一陣歡呼,興奮程度堪比西元1969年,看見阿姆斯壯首次踏上月球。   「這是我的一小步,卻是人類的一大步。」   黑毛牛走開,史蒂芬放下手剎車,再開20分鐘,1200公里的終點近在眼前。   左右是高高低低的飼料筒倉,經過飼料筒倉,一條子彈似貫穿進小鎮的直路迎面而來 。   一道拱門正中掛了張鐵牌─朱尼勞務中心(Junee Service Centre),像熱烈歡迎著兩 人的大駕光臨。   https://imgur.com/J0blYHF   註一:夏令時間(英文:Summer time),又稱為日光節約時間。   由於夏季的日出時間較早,大多歐美國家都會在夏令時間撥快一小時,藉著多一小時 的陽光,與全國性的調整作息時間的做法,鼓勵早睡早起。   除了能提早享受陽光,也可以大幅節約夜間燈光的能源消耗。   澳洲的夏令時間大多由每年十月第一個星期日凌晨兩點開始,時鐘會往後撥一小時到凌 晨三時。   結束時間也大多約在每年四月的第一個周末,在凌晨兩點,時鐘會往前撥一小時,回到一點。 -- ※ 發信站: 批踢踢實業坊(ptt-fastfood.tw), 來自: 101.12.26.40 (臺灣) ※ 文章網址: https://ptt-fastfood.tw/marvel/M.1701009979.A.DCA
Autumn06513: 推 疲勞駕駛真的超級可怕 11/27 02:02
dolphin15: 推 11/27 09:51
running1: 推 11/27 10:11
IBERIC: 推 11/28 18: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