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撕裂 刺青不能做為判斷為鬼的依據。 那沒有紀錄在遊戲規則裡,也說不定只是進入遊戲的標誌。更何況,如果因為沒有刺青就 相信他是人,反而有可能落入了鬼的圈套。只靠美美的情況判定太過輕率了。 「請等一下,聽我說!」撲克解釋了好幾次,但是大頭沒有聽進去。「這太不保險了,也 有可能會造成反效果。這是鬼的陷阱。」 「你又要怎麼檢查?」琪芳道:「美美的刺青在手臂上,但是我沒有看見小惠的刺青。我 們沒辦法確定那會出現在哪裡。」 俗仔躲在情歌王子身後,尖聲道:「不是說沒辦法確定那是鬼的標誌了嗎?那如果它出現 在人身上的話怎麼辦……你要殺人嗎!就因為鬼的身上有可能出現刺青?那如果他是人怎 麼辦……你要殺死無辜的人嗎!」 大頭瞪著他們,再度笑了起來,他舉起手上的槍,示威一般往地上扣了一次板機。鞭炮般 的槍聲讓所有人都心臟一緊,少許粉塵在月色下揚起,再被晚風吹散。 「我……也是不得已啊。」大頭道:「我只是不想死啊……」 莫奇道:「喂,你來真的……」 「誰是第一個?」大頭道:「快點!誰先?快一點!」 沒有人敢動作,兩隊各站在一側,看著彼此,誰都不敢出聲。大頭又往地面開了一槍,眾 人被逼得再往兩旁退後,撲克同時覺得腿腳上的疼痛越來越難以忍耐了,他額頭上滿是冷 汗,心急如焚,覺得他們掉進鬼的圈套裡,互相懷疑,接著就會開始分裂。 「……二隊的先!」 「俗仔!」 「讓二隊的先!」俗仔尖聲道:「既然是你們二隊提出的要求,那就你們先啊!你們手上 還有槍,你們先開始!」 「你們先開始才對吧!」莫奇嗆道:「提出合作的是你們,要我們相信的也是你們,是鬼 才想要獲得我們的信任吧?從你們開始!」 琪芳道:「不然抽籤或猜拳,這樣最公平,每個人靠運氣排序──」 「我不同意!」俗仔道:「鬼有可能互相做手腳……讓二隊的先!」 大頭把槍口轉向二隊,莫奇噤了聲,怒瞪著一隊,眼神像是在瞪著仇人。 雖然大頭也是二隊的成員,但他們之間似乎沒有多少信任,大頭的槍口指著剩下的三人, 不知道想起了什麼,往後退了一小半步。 「說的也是。」大頭道:「就先從你們幾個開始……喂,把槍放下。」 可樂抬起眼。 「別以為我會忘了這件事,你打不中我。」大頭笑道:「在你開槍之前,我就會先打爆你 的頭,再打爆其它人的頭。把槍放下,放地上。」 「可樂……」 「把槍放下!」大頭怒道:「你想跟我賭嗎?」 可樂看著大頭,表情還是一如既往的平淡,他的右手纏著繃帶,左手的槍口正試圖往那裡 瞄準。 大頭見狀,下意識再後退了幾步,他把槍口對準了可樂的身體,同時保持著有把握的射擊 距離。 氣氛緊繃起來。同時撲克也秉住了呼吸,他不希望他們自相殘殺,但也知道反轉的機會或 許就是在這一個瞬間。 在這場賭注裡,如果可樂選擇開槍,卻沒有奪走大頭的行動能力,那麼不只可樂會被殺, 其它的人也有可能受到怒氣的波及。 出乎意料的是,氣氛並沒有停滯太久。可樂在一小段的對峙之後,主動垂下眼,撤下槍, 放棄了威脅。看見可樂的動作,撲克的心中也是一涼,同時他聽見壓抑的啜泣聲,轉過頭 ,情歌王子受不了壓力而掉淚,俗仔則臉色蒼白,牙齒格格打顫。 「很好。」 大頭笑了起來,看著可樂笨拙地用左手撤出彈匣,將彈匣收進口袋裡。雖然沒有完全照他 的話做,但現在的可樂再無威脅性了,大頭也垂下槍,朝那邊走近,忽然抬手就是一擊, 可樂被打得踉蹌了幾步。 「你做什麼!」 「你是下一個,聽到沒有?」無視莫奇的叫喊,大頭對可樂道:「我早就這麼覺得了,你 跟那個女的一樣詭異。陰陽怪氣的傢伙。」 可樂沒有回答,而大頭轉過身,扯住了桃子的頭髮。 「小桃!」 「吵死了!」大頭扯著尖叫的桃子,把槍口抵在莫奇的臉上。「再吵就把你殺了。」 「你──」 「我早就在懷疑妳了。」大頭道:「妳是第一個,過來!」 桃子掙扎起來,大頭把她扯離二隊,扔到了人群中心的空位。莫奇撲了過去,大頭卻用槍 往他身上重敲一記,莫奇摔倒在地上。 「等一下……你先等一下!」意識到了大頭的打算,撲克連忙道:「你想要檢查身上有沒 有刺青吧?讓琪芳跟桃子互相檢查吧,這樣就沒問題了!」 「不行。」大頭道:「我怎麼知道會不會兩個都是鬼?」 「那你到底想怎樣?」琪芳怒道:「在這裡?這麼多人面前?我不同意,別開玩笑了!」 桃子被摔在地上,身體發著抖,琪芳想要過去扶她,但是大頭把槍轉了過來,撲克趕緊擋 住琪芳,不敢賭大頭會不會真的開槍。 情況變得越來越糟,撲克努力地想要做些什麼挽回,卻又礙於大頭的暴力而無法行動。於 此同時撲克也自責起自己的無能為力了,如果BB或睡神在的話,肯定不會發生這樣的事。 大頭的槍口對準了桃子,臉孔因憤怒而猙獰。 「是她殺了美美……」大頭道:「這一切都是她弄的,是她殺了美美。那時候她肯定也早 就知道領隊死了──她是鬼!」 桃子哭道:「我沒有……真的沒有……」 「妳證明啊!」大頭道:「證明妳身上沒有刺青!」 「夠了──」 「你們為什麼要幫她說話?」大頭怒道:「你們不怕鬼嗎?不怕死嗎?還是說……你們也 是鬼?假裝成人的鬼!」 大頭朝天空開了一槍,撲克咬緊牙根,知道現在誰再開口勸就會被當成鬼的那一方。旁邊 ,琪芳的雙眼因怒氣而發紅,然而他們被槍指著,也沒有辦法往那邊多靠近一步。 後方,情歌王子撇過了頭,俗仔則面無表情地看著坐在地上的桃子。桃子在地上縮成了一 團,緊緊拉著衣服,感覺到其他人的目光像劍一樣割在她的身上。 「我不要……救我……」桃子低泣道:「可樂……莫奇……」 「證明不是妳殺了美美。」大頭道:「快點。還愣在那裡做什麼?」 「……那我先吧。」琪芳道:「我第一個,我先。」 「琪芳!」 「不行。」大頭道:「從她先開始。先確定她不是鬼。」 桃子抬起頭來,拉緊衣服,求救的目光看向可樂和莫奇。莫奇心如刀絞,往那邊踩了一步 ,大頭卻看了過來,他嚇得動也不敢動。 「可樂……」桃子道:「救我……可樂……」 大頭道:「快點。」 「可樂!」桃子哀求道:「救我──可樂!」 可樂看向桃子,同時他的一舉一動也被其他人看在眼裡。桃子不停地和他求救著,或許是 希望他能夠說些什麼,然而可樂沉默地看著她,左手握緊了沒有子彈的手槍。 「可樂──」 「桃子。」可樂的聲音一如既往地平淡。「妳殺了美美……是嗎?」 桃子瞪大了雙眼。 莫奇也是一懵,沒有想到可樂會說出這種話,而大頭笑了起來,看見桃子錯愕地望著可樂 ,接著低下頭,眼淚不停地從臉上掉落。 「好過分……」桃子說道:「可樂,你好過分……」 「夠了沒有?」大頭赤紅著雙眼,道:「快點。不然我動手了。」 「好過分。」然而桃子低聲喃喃著。「為什麼……好過分。你好過分……」 大頭往桃子走近,桃子一聲尖叫,用微弱的力氣掙扎,大頭卻把槍口抵在她的臉上,手按 住她的肩膀。旁邊,毫無反抗之力的眾人或是滿臉惶恐地看著,或是別過臉、閉上眼,在 混濁又沉重的寂靜中,桃子的哭聲格外刺耳。 「禽獸。」 這句話並沒有傳進大頭的耳裡。他不顧桃子的激烈掙扎,扯住她的衣領,用蠻力把衣服往 旁邊扯開。布帛撕裂,桃子掙扎著,然而在又一次的撕扯之後,大頭突然向後退了好大一 步。 桃子忽然安靜下來。 「小桃!」 莫奇大喊一聲,也不管槍和大頭了,他跪在地上,膝行到桃子的身旁。桃子垂著頭,坐在 地上,胸前的衣服被大大扯開,布料殘破地掛在雙臂。 「莫奇……」 「小桃,對不起……對不起!」莫奇哭道:「對不起,都是我不好!小桃,都是我不好… …」 「你愛我嗎?」 「妳說什麼傻話!」莫奇道:「當然了,小桃,我愛妳,我──」 莫奇的話停住了。 桃子抬起頭來,髮絲順著動作從肩膀下滑到裸出的胸前。然而,在月光的照耀下,桃子的 胸部上緣,正是一枚圖畫精細的刺青。 鬼的刺青。 ----------------- 一隊:撲克、情歌王子、琪芳、小惠、哈娜、俗仔、BB 二隊:可樂、莫奇、桃子、大頭、黛拉、睡神、美美 --------------- 更多作品在CxC https://cxc.today/zh/store/inexplicable022652/work -- ※ 發信站: 批踢踢實業坊(ptt-fastfood.tw), 來自: 114.24.90.214 (臺灣) ※ 文章網址: https://ptt-fastfood.tw/marvel/M.1700926392.A.0C8
IBERIC: 推 11/26 02: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