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上八點。   梅姬和米蘭說了一陣子。   米蘭恭恭敬敬結束通話後,轉頭向史蒂芬道:「你等等找個加油站加油,順便把你的 基本資料打一打傳給我,我一起把它傳給梅姬。」   「啊?」史蒂芬疑惑,「妳不是叫我不要跟她說我們認識?」   「我剛剛跟她說我們在路上遇到,所以一起去那邊。」她隨意說完,低頭滑起手機。   簡直鬼扯,這理由除了牽強之外再找不到其他形容詞了。實在搞不清楚她到底在想什 麼。   但話雖如此,史蒂芬最終還是照她說的做了。處理完資料一會,米蘭的手機再次響起 。   「妳真的很忙。」   只見她露出一抹怪笑,說話時的語氣也忽然變得內斂。   認識她這幾個星期以來,不論是對安妮,艾倫或自己,她在說話時的身體四周總是散 發著一副無以名狀的高傲氣息。現下竟成了隻依偎在主人懷裡的貓。眼神盡是訴不盡的溫 柔,甜蜜。   「我現在在路上啊,前幾天跟你說的那個新同事載我一起去的。」她甜膩地道,男朋 友打來的。   史蒂芬親眼看見從話筒流出的濃濃蜜糖,米蘭就像隻蜜蜂,啄著蜜糖,身旁邊冒起一 顆顆又大又圓的粉紅泡泡。   不過這粉紅泡泡只維持不到半小時,便砰的一聲爆炸了!   兩人忽然吵了起來,他們互相詛咒,仇恨。   想不到啄了這麼多蜜糖,幾經反芻重新吐出後卻成了濃濃毒液,惡毒程度簡直能毒死 一頭非洲象,史蒂芬在一旁聽著只有不停冒冷汗的份。   吵到最後,「欸!」米蘭忽然打開擴音,遞出手機。   「幹嘛?」   「我男朋友想跟你講一下話。」   「啊,講話,有什麼好講的?」史蒂芬尷尬地歪了歪頭,接過手機朝著話筒道:「哈 囉,你好。」   「嗨,你好,你就是史蒂芬嗎?」那人在電話另頭用和綁架犯談判的語氣問。   「對,我是。」史蒂芬說,雖然對這人的認識僅在米蘭男友這幾字的定義上而已,但 從語氣中能聽得出這人心中現在正被層層猜忌環繞。像害怕深愛的女子隨時都會遭逢大劫 。   「你要照顧好她,不能讓她發生任何危險喔。」他再三告誡。   史蒂芬聽完想了想,自己現在能做出最危險的事,頂多就是把她丟在荒郊野外,但這 於情於理都相當惡質,何況他是個還保有些微良知的人。   「你放心,我會把她安全送到朱尼的。」史蒂芬答。   又換個角度想,他會有這樣的擔憂或許也不是什麼太奇怪的事,要是自己處在與他同 樣情境下,女友被一個不知道從哪冒出來的混蛋載著到處跑,大概也是持著同樣心思吧。   只一件事很明顯的是,剛剛親眼見到那從話筒另頭溢出的濃濃蜜糖,在這當下已被成 分不明的紫色毒液給取代了。   史蒂芬話說完,深怕染毒便趕緊將手機遞回給米蘭。   而情侶倆吵完架又轉而繾綣不捨地道別了起來。   只是講個電話,卻搞得像梁山伯和祝英台的十八相送。著實令人摸不著頭緒,更不明 白他們演的究竟是鄉土劇還是玫瑰瞳鈴眼。   通話結束。「妳們兩個平常的對話都那麼戲劇性嗎?」   「戲劇性?」米蘭挑眉,似乎不太能理解這三個字的意思。   「就是一下很甜蜜,一下又像仇家,互相仇恨完又突然變得很甜蜜啊。」   「大概吧,」她思索了一會道:「老實說,我們除了床事很合之外,日常生活中的價 值觀完全不同,才會常常講一講就突然就吵起來。」   「完全不同是指哪些部份?」   「全部!」她振振道:「說錢好了,他會認為我的錢就是他的錢,不管是出門吃飯付 帳或我有急用需要請他幫忙,他都一定要先從我身上拿到錢才會動。但我覺得我們雖然是 在一起了,這種事情應該是要互相分擔,不是全部丟在一個人身上吧。   又或是交朋友這件事,他都覺得朋友是越多越好,但可能我是因為從小到大的環境關 係,我覺得朋友只要交幾個懂自己的就好。」   米蘭稀里呼嚕吐著苦水,史蒂芬邊聽邊覺得這些不過都是普通情侶間再常見不過的價 值觀差異問題罷了,為此惡言相向未免太不近情理。   「你們是在怎麼認識的?」史蒂芬轉而這麼問。   好奇心突然成了一把停不下來的鏟子,鑿開石窟後,又被崩塌石窟內探出來一個個更 神秘的事物吸引目光。   「交友軟體吧,」她毫無遲疑地答:「我們剛開始是一夜情,後來變成炮友一陣子後 才開始交往。」   「喔?」   米蘭跟著開始說起兩人藉床事認識的經過。至此,史蒂芬就算不想聽也已被她弄得全 身燥熱。   那男人不擅言詞,米蘭甚至不知道自己最初是怎麼被他吸引的,可能只是體內賀爾蒙 作祟。   約見面的那天,他們先吃了頓晚餐,然後開房間。   米蘭說到這突然笑了出來,因為那男人脫下褲子的瞬間她好失望,因為他下面又皺又 小,藏在一堆草裡,看起來一點都不好用。   至此一切都是失望的,稍早那頓晚餐跟房間錢甚至是她先墊的,因為男人說他忘了帶 錢包出門。   爛死了!米蘭在心裡嘆了口氣。心想就當作自己是遇到不適合的,當條死魚,草草結 束後早點離開就是。   但當她脫光衣服躺到床上,之後的事卻完全超乎她的想像之外。他很溫柔。她說那甚 至是她第一次感覺到自己被撐開,被進入。   而後他們最後做了整整兩個白天跟兩個晚上   「非常舒服。」米蘭這麼說。   「所以你們之後就在一起了?」   「恩,各取所需吧。」   「那你們這樣還能一直保持穩定也是很厲害欸。」史蒂芬讚嘆。米蘭沒有搭話,她只 是暗暗地笑著。   午夜,原先預計抵達朱尼的十二點整,只開到昆士蘭與新南斯威爾洲際交界。此時距 目的地還有九個小時車程,843公里。   「你會累嗎?」她問。   史蒂芬搖搖頭,卻感覺腦海已有陣陣浪濤將倦意拍打上岸。   「休息一下吃個東西吧。」米蘭指著不遠一處麥當勞招牌說。   「好。」   過後兩人花了一份麥香魚的時間休息,結束再繼續上路。不過這休息在體感上只過一 瞬,別說填飽肚子,連稍事喘息的感覺都微乎其微。   才上路不到十分鐘,倦意再度襲來。一份麥香魚的時間果然還是太少。此時史蒂芬已 經連續開了十二小時的車,之間除了有加油站的短暫停留外,完全沒有歇息,遑論還得分 神與她對話。   這過程也不是不曾想過要和米蘭換手,但這台車真正的主人畢竟不是自己,且米蘭也 表明自己在台灣只嘗試握過十分鐘方向盤而已,左思右想,怎麼樣都不放心交給她駕駛。   https://imgur.com/iRGBCTT   凌晨一點。車子正以破百時速奔馳在公路上。   原野的遼闊與黑暗令車子像處在靜止狀態中。米蘭在一旁呼呼大睡,史蒂芬則努力撐 著眼皮,邊抵抗睡意邊看著車前迅速後退去的景物-路樹、路牌、馬路標線。   他靜靜看著,直到某個出神瞬間,公路突然動了起來!且連帶著公路開始舞動,原先 靜止的路樹,路牌和馬路標線也不安分了。   路樹的間隔在車子迅速移動中漸漸消失,它們被連成一道白牆,將車與夜色隔成兩個 世界。牆外,是真實,牆內,則是個幻想的世界。   像夢境! -- ※ 發信站: 批踢踢實業坊(ptt-fastfood.tw), 來自: 101.12.54.7 (臺灣) ※ 文章網址: https://ptt-fastfood.tw/marvel/M.1700888687.A.3B8
sbjec55: 推 11/25 15:44
IBERIC: 推 11/25 19:28
yjeu: 推推 11/25 21:16
running1: 推 11/27 10:08